北战

喜欢独处害怕孤独。

我的小花伞有没有被人虐待啊,别人拿走了不小心不见了,我不怕,只是你不要欺负小花伞啊,她会哭啊。

——连粥  2015年9月30日 23:31

窗外的雨一根根扎进地里,我想起我的伞。

她应该在为别人遮雨,那个人真幸福。

小花伞是我去年春末买的一把伞。

那天我走进店里,一眼就看到了她。

伞面蓝底,粉象,手柄是黑色的。像少女一样美丽却又有一股子老成气质。原谅我喜欢把她当做一个人。

那天并没有下雨,我看了看价格,还是决定把她买了下来。

一开始对这把伞觉得很新鲜,小小的一把伞上面有很多粉粉小小的大象。

梅雨天的时候,回到家都会把伞撑起来等伞面上的水都干了再收起来。

后来...

2015-10-05

老店

就像一个少女一样。——连粥


我和母亲走出老店的时候,叹了句“老店快要不行了。”

街尾的那家老店,是在我五年级的时候开门的。

那时候她还是一个超市,不是老店。

小镇一直都没有什么像模像样的超市,直到我五年级的那个夏天,这家超市开业了。

开业那天很热闹,记忆里逢年过节红白喜事人们才会聚在一起,突然间好像所有人都来了这里。

那时我很小,母亲左手牵着我,右手提着购物篮子,在超市里逛来逛去。店里人来人往,商品都是我平时没见过的,我就像是乡下人进城一样,对铁质货架上的东西,又好奇又新鲜。这个摸摸那个碰碰,母亲几次制止我都没用,最后气不过拍下我的手:“弄坏了东西就把你卖了赔给人家!”...

2015-09-30

© 北战 | Powered by LOFTER